Return to site

道教的起源

任何一种新生事物的产生,必有其产生的规律和社会基础。可以说没有任何一种新生事物的产生,能够摆脱这一客观的社会规律。

· 文化和旅游

道教是中华大地上唯一现存的本土教。至于道教是怎么产生的,是在什么情况下产生的?可能许多人就不太清楚了。

任何一种新生事物的产生,必有其产生的规律和社会基础。可以说没有任何一种新生事物的产生,能够摆脱这一客观的社会规律。如果这种新生事物过早或过晚地出现,就不能适应社会发展的要求,那么这种新生事物,要么就必须进行自我改造,来适应社会的需要,要么就是中途夭折。如王莽进行的社会主义改造一样,由于其思路过于超前,无法适应当时的社会生产力发展的要求,最终导致失败。

有的人认为,道教是在佛教进入中国之后产生的;有的人认为,道教是在儒教和孔教产生以后而产生的;有的人认为,道教是在佛教和儒教产生之后而产生的;更有人认为中国古代没有宗教,所以在汉代之前,是不可能有宗教的。既然汉代之前不可能有宗教,那么道教就不可能产生于汉代之前。从这些说法来看,似乎很有道理。既然各说各的理,必然有其逻辑依据。但是,我们做历史研究的人,是不能人云亦云的。首先要拿出客观依据的。真理不是被欺骗和忽悠就能成立的,要经过真知灼见检验的。

在中国古代,有没有宗教的问题,我已经在《破解老子出生地的密码》中做了详细的分析和论述,这里就不赘言了。

第一节

中国道教产生的社会萌芽

从中国远古和古代历史来看,当时的中国和世界的状况,是两种不同文化产生的地带。由于思想意识形态的差异,以及行为准则的不同,决定两者难以相容。西方的哲学是一个二元式的理论体系,而东方的哲学既是一个中庸的哲学,也是一个多元式的哲学。多元式的哲学,可以容纳二元式的哲学,但是二元式哲学,却包容不了多元式哲学。这就是东西方文化的独特的包容性,以及东西方文化的区别所在。据此,许多人在谈论东西方文化时,东方和西方文化难以相融的依据。在西方,有人认为基督教和《老子》,是将来统治世界的工具。还有人认为,《圣经》和中国的儒教是统治世界的工具。其实世界走向大同的这一想法,早在两千多年前,老子时就已经定了调了,无需我们在做太多的讨论了。

中国的宗教到底产生在什么时间?这个问题可能很多人都回答不上来的。一是许多中国人不喜欢读历史;二是许多中国人不喜欢研究历史。这就注定了许多中国人不了解历史,不了解自己,不了解外国,不了解未来的基本原因。只要有兴趣翻开中国历史的人,都会从中得到不一样的体会。

中国的宗教,是由本土的宗教和外来宗教构成的,本土宗教是建立在传统思想文化基础上的,是以传统文化为本源的宗教。

中国的宗教产生较早,它形成于五千年前,可以说是人类历史上最早的宗教。为什么要这样说呢?可能是许多人不了解中国的历史,没有阅读和研究中国历史的缘故。没有阅读过中国历史,何谈中国历史呢?中国的宗教,从历史上来看,至少应产生在五千年左右,或者更早。

一、中国远古时期的宗教特点

中国远古时期的宗教形式,既不同于今天的(中国境内的现有的)宗教,也不同于西方的宗教。

中国远古时期的宗教,与今天的本土宗教相比较,在许多方面有所进步和改变,但是它崇神、敬祖的根基依然没有变。远古时期的人们,认为天地万物皆有灵,所以他们对日、月、星、辰、山、石、树木、花草、河流、兽、虫、鱼等,都要进行崇拜。这就是中国远古宗教的特点,它的基本特征,就是天地皆有灵。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演化成敬先祖的内容。敬先祖,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基础,是中国宗教的根源。没有先祖,便没有中华文化;没有先祖,便没有中国的远古宗教,以及后来的道教和儒教。

中国的祖先创造了华夏文化,进而创造了中国的宗教。中国的宗教分为两个节点,即远古时期的宗教和古代宗教。中国远古时期的宗教,至少应在三皇五帝时就已经产生了。中国的宗教从总体上看,有远古时期的宗教,以及秦汉时期的道教、佛教、儒教,释道儒三大教派,除了外来的佛教外,就是根植于中华文化的道教和儒教。儒教因为它不适应社会的发展需要,而逐渐消亡。

二、道教的起源是一个长期酝酿的结果

道学和道教几乎是同时产生的萌芽。老子之道的本源是伏羲创制的八卦,而道教也同样源于此。当然,那时并不称作道教,连宗教的名称都没有。

在远古时代,由于科学技术不发达,人们认为自然界的万物皆有灵,从而产生了对自然界的崇拜。他们在对日、月、星、辰、山石、树木、花草、河流等进行崇拜。进而又发展成对各种图腾进行拜祭,各种丧葬仪式,驱鬼仪式,祭鬼、祭神仪式也逐渐形成。《竹书记年》中记载了这样一则故事。“黄帝崩,其臣左彻取衣冠几杖而庙祀之。”从而使对万物的祭拜,发展到以血缘为基础,与宗法关系相结合,与信仰天神的系统化的定期祭天、祭地、祭祖、祭神的活动。每遇重大事件,巫祝都要摆上道场,以符咒和神语来祭告天地神灵,祈祷吉凶祸福,据此皇帝或部落首领才能最终下决断。

巫官这一职务,是远古时期的一种官职,而且其权利也很大。一直延续到春秋战国时期,后来又演化成方士道。

巫官有三大功能,即帝王的登基,诸侯的策命,以及各种大型的祭祀活动的策划和主持。老子的职务,是柱下史,柱下史,就是史官,史官就是巫官。巫官的自由裁量权,到了周朝进行了量化和固定。周礼为何会等级森严、且繁杂,就是巫官为其制定的。周礼把人分成多种等级,把侯国分成公、侯、伯、子、男五个等级,而且所用的物品、祭品,甚至服装、服饰等都有严格的规定,谁违反了都会受到处罚。其它各行各业的人,又分成上九流、中九流和下九流。

到了春秋战国时期,学者皆认同道是“宇宙万物之源”,道学开始兴盛,此时的神仙家、阴阳家、方士道、巫觋等也介入进行结合性研究。

道教首先是源于远古时期的宗教,其次是道家学说。由于二者的有机结合,以及长期酝酿,为道教的产生创造了机会。自春秋末和战国时期,道家学说已经成了引领百家学说的哲学概念了。诸子百家在丰富自己的学说成果时,也开始对道家学说进行了深入细致地研究,尤其是神仙家、阴阳家和方士道的介入,并以与道学相结合的方式进行研究,这就是道教产生的基础。秦始皇灭六国后,为求江山万代永存,使自己长生不老,大张旗鼓地鼓励方士炼制仙丹,并欲寻访仙人。方士道为了寻找更有力的理论依据,便选择了《老子》。

楚汉战争结束后,为了大汉江山永固,刘邦接受了张良的建议,以“无为而治”的策略,来休养生息,减轻赋税,奖励农桑的道家学说,使汉朝得到了休想生息和快速发展。同时,不但王侯将相开始研究《老子》,民间学者也开始了对《老子》的研读。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方士道,他们结合自己的理论,并将老庄思想贯穿其中,著书立说,开馆授徒,这就是道教形成前的社会状况,此时道教已经出现了,只是还没有人把它说成是道教而已。只是一个时间的问题了,还缺乏一股强劲的东风,才能使它破土而出。

三、道教在儒教产生之前萌芽就已经产生

汉武帝在窦太皇太后的严格约束下,无法改变先辈“无为而治”的道家学说的国策。他很想显示自己的尊贵,为此与窦太皇太后产生了隔阂。窦太皇太后是一位很开明的女人,她知道前辈打江山的艰辛,也知道今天太平盛世的不易,今天的太平盛世就是昨天“无为而治”的结果,是最好、最实用、最有效果的治国理念,所以她反对用其它学说来代替道家学说,任何凌驾道家学说之上的学说和行为,她是一概反对。在汉武帝即位的最初几年里,不敢和窦太皇太后抗衡。首先他的即位是窦太皇太后鼎力支持的结果;其次是窦太皇太后的开明,也是人所共知的;其三窦太皇太后当时的实力,远不是刘彻所能撼动的。在窦太皇太后去世后,刘彻便改变了一切,去开辟属于他的时代。

窦太皇太后死后,刘彻松掉了束缚手脚的绳索,开始了他心目中的理想征程。汉武帝是一个很迷信的人,他相信神仙,更相信皇权是天受的,他反对先辈尊崇的道家学说——“君轻民贵”的道家思想,更希望在国人面前显示皇权的尊贵与威严,这一思想恰好与儒家学说相合,并在董仲舒等一些当时的名儒的倡导下,开始实施“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治国理念。由于他过度信奉神仙、谶纬和图讳之说,为儒教的产生创造了机会。为了迎合他信奉神仙的行为,董仲舒又提出了将儒学宗教化的观念,被汉武帝采纳后,儒学从此进入了儒教的诞生和发展的时期。

道家学说在儒教诞生之前,一些方式道、神仙家、阴阳家和道家学说的继承者,早已经进行了道学宗教化的进程。这时的道教和儒教,都属于本土文化转化的宗教形式。

没有经文的宗教,便不是宗教。至西汉初年,第一部道教经书——太平经问世了。该书的问世,标志着道教已经形成。

其实,早在战国时期,道教就已经产生了。大家都知道的方式道,就是从远古的宗教演化而来的,是远古宗教的组成部分。

当然在此之前,许多以《老子》、《庄子》、《老子指归》等作为道教的经文予以传播,由于受到汉武帝的政策挤压,没有得到较大的发展。

汉武帝虽然在文治武功上,取得了非凡的成绩,但是他过度的相信神仙和迷信行为,也给子孙后代开了极不好的头。

第二节

中国道教产生的社会基础是什么?

中国的宗教,其实就是中华文化的组成部分,也是中华文化的延伸,或者说是中华文化的另一种表现形式。在世界上,任何一种宗教都摆脱不了本土文化的浸染,是本土文化为本土宗教提供了适宜的土壤。没有本土文化的积淀,就不可能产生本土宗教。

中国的本土宗教,包括远古宗教,以及道教、儒教、孔教等,虽然远古宗教、儒教和孔教等教派已经在中国消失了,但是,它们都是诸子百家的延伸,都是文化载体的另一种表现形式。

大家都知道儒教产生于西汉,是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之后,董仲舒等人又将儒家学说引入宗教的领域,结合谶纬术、神仙术等,进而形成了儒教和孔教。道家学说,也在这时演化成道教。也可以说,道教是在儒教成立之时创立的。

一、道教的哲学根基

老子的哲学思想,是建立在对传统文化的研究之上而形成的。是老子对传统文化的深入研究、分析、总结之后形成的,最终奠定了中国古典哲学的根基。他以“有无”的矛盾对立统一的思想,开创了中国古典哲学的先河。将宇宙万物,融入在“有无”之中。

道教的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它吸纳了老子的哲学思想,把老子的宇宙观作为道教的基础理论来看待。

在老子之后的道学思想又分成两派,即以文子、列子为主的北方派,以极为明显的“入世”思想,对齐、三晋和秦构成了很大的影响;而以庄子为主的南方派,却以明显的“出世”思想,影响了宋、鲁。这两种道家学说的倾向,导致了法家、墨家的产生。随着哲学思想的宗教化进程,《老子指归》、《老子想尔说》、《太平经》、《包元太平经》、《太平经领颂》等,都是建立在老子哲学思想上的,并以宗教形式进行延伸。

二、道教的传统文化根基

中华文化源远流长,据考古发现,中国的文化源头,可追溯到五千年到一万年前,这期间的文化是一脉相承的,虽然历经了无数的动荡,直到今天都没有出现断层。

大家都知道中华文化的基础,就是《周易》,这一说法虽然不够严谨,也属于实事。因为在这之前的《八卦》、《连山易》、《归葬易》、《河图洛书》,或者说《夏易》、《商易》、《周易》等,都已经失传了,唯独《周易》还在。同时,还有蝌蚪文、象形文、甲骨文、石鼓文、金文、钟鼎文,这些文化符号,又进一步演化成楷书、隶书、行书、草书等,对中华文化的传承,起到不可替代的作用。

宗教是文化的另外一种表现形式,是将文化进行宗教化、信仰化的具体体现。道教和道教文化,说白了就是中华文化的一个元素,就是说是在中华文化的基础上,获得营养和发展的。没有中华文化做基础,道教是很难生成的。

三、道教是远古宗教的延伸

道教实际上就是远古宗教的延伸。为什么要说道教是远古宗教的延伸呢?早期的道教实际上就是由两个部分构成的,即远古宗教的演变——方士道,以及神仙学、阴阳学、谶纬术、图讳等,都是远古宗教的组成部分。其次就是老子的道家学说,被融进宗教的范畴。由于远古宗教的理论体系,太单一,不够宏大,远没有道家学说容纳的广,将天、地、人全部涵盖其中。

远古的宗教是由对天地万物的崇拜,逐渐演化成对祖先的崇拜,再逐渐演化成对名人的崇拜。远古历史文献显示,从三皇五帝,到夏商周,再到秦汉,都有郊祀(郊祀分为南郊和北郊两种大型的祭祀天神和祖先的活动)的行为。而且这些祭祀活动,都是国家行为。所以远古时期的宗教,逐渐演化成战国时期的方士道,以及这期间形成的新的宗教形式——道教,都是宗教的表现形式。

四、道教对外来文化的吸收提炼

东汉时期,道教的发展,主要集中在自身的发展上。虽然产生了五斗米道、太平道等三大教派,在自身的发展过程中,逐渐形成了独立的、系统的宗教体系,但是还是不够完善。与佛教相比,在系统性、完整性等方面,还存在很大的差距。

佛教进入中国以后,结合中国的传统文化,以《老子》和《孝经》的写作方式、表达技巧,来翻译佛经,使中国人易于接受。随着佛教的传播,道教徒开始对佛教的经典进行解析和吸收性研究,进而形成了道教的新理论。

两晋南北朝时期,是道教走向成熟的重要时期。北魏的寇谦之,对天师道进行改造,去除了一些伪命题的宗教内容,形成了比较系统的新的道教理论。刘宋时的陆静修,南朝齐、梁时的陶弘景等人,在整理道教经典时,又引进了部分佛教经典,经过加工、吸收、提炼,形成了道教新理论。他们把天下的道教理论,归结为统一的道教思想的理论。

第三节

汉武帝为何要独尊儒术?

西汉立国之初,面对满目疮痍,人口锐减,民不潦生,内忧外患,经济萧条,自然灾害频发的局面,刘邦接受了张良、萧何、陈平等人的建议,对外以和亲的形式来化解民族矛盾,对内则采取与民休息、奖励农桑、减轻赋税,发展生产的“无为而治”的治国理念,逐渐使大汉帝国走出了困境,到“文景之治”的后期,大汉帝国的中兴和强盛的气象已经十分明显。

汉景帝在位时,曾感到黄老之学有弊端,为弥补黄老之学的不足,开始用儒学做补充。为皇子刘彻等人配备了儒学名家卫倌,但只能在汲黯老师讲授黄老之学的基础上,才能进行儒学的教育。刘彻自幼喜好文学,对儒家经典更是爱读,这就为他后来“罢黜百家,独尊儒术”提供了支撑点。

黄老之学是一门高度凝练的古典哲学,其理论及其深奥,虽然来源于实践,又高于实践无数倍,往往是一个字或几个字就能表达出多种内涵,就连今天的我们,又有哪一个敢说他读懂了呢?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讲,几岁的小孩读这样的文章,不但不易理解,而且会产生逆反的心理。由于黄老之学太玄妙,不易理解,不如儒学简单明了,易学易理解,更易于遵循,所以刘彻自幼就喜欢文学和儒学,但由于窦太皇太后的要求和前朝的宗旨不可改变,刘彻也只能硬着头皮去学。

16岁的刘彻即位为武帝。虽然提拔了一批儒生,但它倡导儒学,抬高儒学地位的举措多被否决。窦太皇太后原来是黄老之学的继承着和守护者。她认为黄老之学是国家治理的最好学说,没有黄老之学的运用,就没有大汉帝国今天的兴旺和强盛,她不允许儒生干预朝政。卫倌、董仲舒等儒生的许多建议,虽得到汉武帝的首肯,却得不到窦太皇太后的支持,这样的事让汉武帝心中不快,便与窦太皇太后产生了间隙。他虽无力与窦太皇太后相抗衡,又不得不唯命是从,积怨日渐加深,就连皇后都成了他们之间斗争的牺牲品。一次因一个儒生的建议,使卫倌和汲黯在朝廷上发生了争论,此时惊动了窦太皇太后,窦太皇太后把武帝、卫倌、汲黯招致后宫,大加训斥,并扬言要杀掉提此建议的儒生,吓得卫倌转身就跑。为了保护儒生,汉武帝将董仲舒等儒生下派到侯国为相。

“董仲舒,广川人也。少治春秋,孝景时为博士。下帷讲诵,弟子传以久次相授业,或莫见其面。蓋三年不窥园,其精如此,进退容业,非礼不行,学士皆师尊之。武帝即位,举贤良文学之士,前后百数,而仲舒以贤良对策焉。”(《前汉书•董仲舒》卷五十六)这段记述,说明汉武帝对董仲舒的观点是赞赏的,也是汉武帝所需的。由于汉武帝对儒家学说的偏爱和重视,为罢黜百家提供了机会。董仲舒为了迎合汉武帝天下一统的思想,提出了罢黜百家,以及儒学宗教化的建议。

“春秋一统者,天地之常经,古今之通谊也。今师异道,人异论,百家殊方,指意不同,是以上云持一统,法制数变,下不知所守。臣愚以为诸不在六艺之科,孔子之术者,皆绝其道,勿使并进。邪辟之说灭息,然后统纪可一,而法度可明,民知所从矣。”(《前汉书•董仲舒》卷五十六)

至此,汉武帝开始了“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行动,但他却无法将在士大夫和民间早已形成的道学思想除掉。

为了迎合汉武帝信奉神仙的行为,董仲舒有建议将儒学宗教化,汉武帝批准后,儒学开始了宗教化的进程。

道学在儒学进入宗教化之前(战国时期),就已经在民间进行了宗教化的尝试。

第四节

佛教进入中国,促进了道教和儒教的发展

有的学者认为佛教是在东汉才进入中国的,从行为上看,这种说法并不错。然而从现象上看,佛教进入中国是在汉武帝时期。

《后汉书•西域传》一百一十八卷载:“佛道神化,兴自身毒,而二汉方志,莫有称焉。张骞但著地多暑湿,承象而战。班勇虽列其奉浮图,不杀伐,而精文善法导达之功,靡所传述。”

《魏书•释老志》卷一百一十四载:“案汉武之将中,遣霍去病讨匈奴,至皋兰,过居延,斩首大获。昆邪王杀休屠王将其众五万来降,获其金人,帝以为大神,列于甘泉宫。金人率长丈余,不祭祀,但烧香礼拜而已。此则佛道流通之渐也。及开西域,遣张骞使大夏。还传其旁有身毒国,一名天竺,始闻有浮屠之教。哀帝元寿元年,博士弟子秦景宪受大月氏王使尹存口授浮屠经。中土闻之,未之信了也,后孝明帝夜梦金人,顶有白光,飞行殿庭,乃问群臣,傅毅始以佛对。帝遣郎中蔡愔、博士弟子秦景等,使于天竺,写浮屠遗范。”

从上述记载可以看出,在汉武帝元狩之前,佛教已经通过西域传到了匈奴,昆邪王带回的金人就是个例证。

张骞出使西域时,就已经知道附近有个身毒国(又名天竺),但是没有去考察。后来张骞再次奉命出使西域时,走南越之路,意在先入身毒,再往西域,由于南越相国叛汉,而未能成行,不久张骞便病死。打通与身毒关系的努力,指的展示搁浅。

汉武帝是一个很迷信的人,也是最早支持将儒学宗教化的帝王,很可能佛教就是此时传入中国的。匈奴人能把金人带入中国,其佛教礼仪也会在此时传入中国,只是没有记载,除了匈奴人信奉,汉人也没有人相信这种宗教形式罢了。所以,在汉武帝之前,中国的宗教仍然是以远古的宗教——巫术为主,但是早期的道教、方士道,已经在民间产生了。巫术、方士道、道教,都是宗教的存在形式。虽然还没有公开称其为道教,实际上在儒教之前就已经产生了。

先秦以前,中国是一个哲学和巫术并行发展的国家,巫术等迷信活动,虽然有祭祀行为和理论依据,以及祭祀天地鬼神和祖先的程序及形式,但是却没有完整的教经、教义、教规和组织形式,还不能称之为完全宗教化。早期的中国宗教,其实就是巫术。之后的道教和儒教,便是方士道、神仙家、阴阳家,谶纬术、图讳等,与儒家学说和道家学说结合性研究的成果,这就是中国早期本土教的雏形。由于经文和教义的不足,便把道家学说和儒家学说作为经义来看待。之所以中国的早期本土教,没有完整的经义,是因为中国的统治阶级,不是用宗教来统治国家的,而是用哲学、历史、思想和理念来管理国家的。只到佛教进入中国之后,道教和儒教才得到新的发展。

西汉时期,佛教开始在一些士大夫中间传播,民间并没有多少人认可。由于佛教是一个比较完整、系统的宗教体系,并且以不杀伐、不参与政治斗争,有维护统治阶级的统治的作用,所以统治阶级对其是支持的。两晋南北朝时期,佛教在中国的迅猛发展,就是一个例证。

哀帝时,佛教开始传入中国,推动了中国的道教和儒教的发展。佛教的进入,使如同水火的儒道二教结成了同盟,共同抵抗佛教。佛教的经、教义、宗教形式、组织构架等,在宗教学者的眼里却引起了很大的重视,一些新的概念、形式、理念是远古宗教所没有的,这种外来文化带来的新鲜血液,给宗教人士耳目一新的感觉。他们开始审视佛教的经文、礼仪、组织形式等。由于道教自身的经文不完整,道教徒开始引入佛教的有关内容来充实道教。释道、释儒的结合,推动了道教和儒教的自我完善、自我发展、自我提高的新阶段,为唐宋以后的儒释道共融发展创造了条件,为形成了中华文化的核心,促进了中华文化的进步与繁荣。

第五节

道教产生于何时?

关于道教产生于何时,目前学术界有三种说法,每一种说法都有一定的道理。但是都不够准确。

道教是黄老之学发展的结果,黄老之学在春秋战国时期得到了快速的发展,对诸子百家产生了重要的影响。其次是神仙家、阴阳家、方士道、谶纬术等,与传统的宗教相互糅合,并进行了结合性的研究,从而出现了《老子兵录》、《黄老帛书》、《老子指归》、《老子想尔说》等,《老子兵录》成了孙子著述《孙子兵法》的依据之一;《老子指归》、《老子想尔说》成了道教的早期理论;在此基础上,又出现了《太平经》和《太平经领颂》、《包元太平经》等道教的早期经典。

道教启蒙于三皇,兴起于战国,成形于两汉,成熟于两晋南北朝时期。道教是一个经历了长时间的萌芽准备,上可追溯到三皇五帝,中自战国,最后形成于两汉。自春秋战国以后,方士道、神仙家、阴阳家等就开始对道家学说进行了综合性研究,相继出现了《黄帝帛书》、《老子指归》、《老子想尔说》等道教理论,虽然进行了一定的传播,规模还是有限的。西汉初年,汉高祖刘邦为了使天下得以长治久安,接受了张良等人的建议,以道家学说来治理国家。张良、陈平等人不单是道家学说的继承人,而且还是一个虔诚的道教徒。张良好辟谷导引静居行气,待天下大定后,在家闭门不出达一年之久。

道教的起萌早于儒教,但是道教正式成为政府批准的宗教形式,要晚于儒教。这是汉武帝倡导儒教的结果。到西汉成帝时,道教的一部完整的经书——《太平经》问世了,《太平经》的问世,标志着道教的发展已经进入新的阶段。虽然还没有得到官方的承认,但在民间却逐渐传播开来。到西汉汉哀帝时才正式下诏,至此道教开始兴起。

王莽为了篡夺西汉政权,利用道教和儒教的迷信色彩,以达到麻痹世人的目的,随后大搞改革,我们称其为社会主义尝试——其主要形式,就是将土地收归国有。最终引发了赤眉起义,王莽被起义军所杀。

一、道教产生于东汉末年的桓灵时期

有人说道教生于东汉末年,这种说法是目前学术界比较认可的说法。在东汉末年的桓灵时期,已经产生了许多的道教组织,而以太平道、天师道、五斗米道为主,信徒很多,形成了当时最大的,有严密组织和严密教义、教规的道教组织。

《后汉书•祭祀》中说:“桓帝即位十八年,好神仙事,延熹八年初使中常侍之陈国苦县祠老子。九年亲祠老子于濯龙,文罽为坛,饰纯金扣器,设华盖之座,用郊天乐也。”由于帝王对老子之道的重视,加快了道教的发展。张道陵创立的天师道(即五斗米道),张角创立的太平道,皆尊老子为道祖——太上老君。虽然这是道教的三个分支,但在民间却得到了快速的发展,并形成了一股强大的势力。

东汉末年,张角领导的农民起义,其实就是道众起义。从现象上来看,说道教产生于东汉末年的桓灵时期。这一说法虽然得到了学术界的普遍认可,但不够精确,还有商榷的余地。

《后汉书•襄楷传》卷十六载:“初,顺帝时,琅邪宫崇旨阙,上其师于吉於曲阳泉水上所得神书百七十卷,皆缥白素,朱介,清首朱目,号太平经书。其言以阴阳五行为家,而多巫觋杂语。有司奏崇所上妖妄不经,仍收藏之。”这则记载出现了顺帝、琅邪宫和《太平经》,顺帝是东汉第八位皇帝,比桓帝早,琅邪宫是指宗教场所,《太平经》则是宗教信条,说明在桓帝之前道教就已经产生了。

东汉建立以后,由于光武帝刘秀与汉武帝一样,也是一个信奉迷信和神仙的种子,所以其子楚王刘英不但信奉黄老,也信奉浮屠。《后汉书•楚王英传》载:“英晚节更喜佛老,学为浮图,斋戒祭祀”。斋戒之礼便由此而兴。这则记载,也说明道教在东汉初年就已经存在了。

二、道教产生于汉武帝时期

在董仲舒的倡议下,汉武帝以“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推动下,董仲舒又结合谶纬术、神仙术、方士术等,将儒家学说引向宗教领域,这样儒家学说又演化成了儒教和孔教。因此有人说,道教在儒教和孔教产生的同时也产生了。但是,却没有记载在儒教产生的同时,或以后的什么时间道教才产生。

《汉书•李寻传》卷二十五载:“初,成帝时,齐人甘忠可诈造天官历、包元太平经十二卷,以言汉家逢天地之大,终当更受命于天。天帝使真人赤精子下教吾此道。”这则记载出现了成帝、《包元太平经》和赤精子,成帝刘骜是西汉第九位皇帝。《包元太平经》和赤精子,一个是道教的经书,一个是道教的神话人物,说明道教在西汉成帝时就已经存在了。道教虽然存在了,但是并没有得到政府的认可,直到西汉第十位皇帝哀帝刘欣时,才正式颁诏承认道教,并自封为太平皇帝。

“蓋闻尚书五日,‘考终命’,言大运壹终,更纪天元人元,考文正理,推历定纪,数如甲子也。朕以眇身,入继太祖,承皇天,总百僚,子元元,未有应天之效。即位出入三年,灾变数降,日月失度,星辰错谬,高下贸易,大异连仍,盗贼并起。朕甚懼焉,战战兢兢,唯恐陵夷。惟汉至今二百载,历纪开元,皇天降非材之右,汉国再获受命之符。朕之不德,曷敢不通。夫受天之元命,然与天下自新,其大赦天下。以建平二年为太初元年,号曰陈圣刘太平皇帝。漏刻百二十度,布告天下,使明知之。”

这则记载,说明道教于西汉中后期已经存在了,汉哀帝时不但承认道教,而且接受了道教的受戒和洗礼。

三、道教产生于汉初年

汉初的大功臣留侯张良,实际上就是一个道教徒。他经常练习辟谷,辟谷就是道教的一种养生功法。

《史记•留侯列传》有这样的记载:“留侯上击代,出奇计马邑下,及立萧何相国,所与上从容天下事甚众,非天下所以存亡,故不著。留侯乃称曰‘家世相韩,及韩灭,不爱万金之资,为韩报仇强秦,天下振动。今以三寸舌为帝师,封万户,位列侯,此布衣之极,于良足矣。愿弃闲人事,欲从赤松子游耳’。乃学辟谷,道引轻身。”

《史记•陈丞相世家》“陈丞相年少时,本好黄帝、老子之术。”陈平自己则说:“我多阴谋,是道家所禁。吾世即废,亦已矣,终不能复起,以吾多阴祸也”。

《汉书•王贡两龚鲍传》说:“严平君卜筮于成都……裁日阅数人,得百钱足自养,则闭肆下帘而授《老子》,依老子,庄周之旨著书,十余万言”。这时的方士道,不但研究《老子》、《庄子》,而且还以老庄之书为基础,著书立说,广收门徒而教之。

从以上这些记载来看,道教在西汉初就已经存在了,所以说道教产生于东汉末年,西汉儒教产生之后的说法不能成立。因西汉初年,道教已经存在了。

四、道教产生在战国时期

汉初时,道教就已经存在了,说明道教产生的还要早,至少可以追溯到秦始皇时期,或者战国时期。其实,道教在战国时期就已经产生了。

魏晋时期,梁湛的《楼观本起内传》称:历代君主帝王相继在尹喜故宅楼观台建庙立观,召致幽人逸士度为道士。战国秦汉期间有名姓可考者有尹轨等十二人之多。至魏晋南北朝时,北方道士云集楼观,形成了中国道教奉老子为祖师的楼观派,一直延续至今。这说明道教在战国时期就已经产生了。

第六节

道教的发展历程

道学是中国古典哲学的代表。自道学诞生之日起,就肩负着历史的重任,并不断地丰富和完善,为中华文化的发展做出了积极的贡献。战国时期,道教从道学中分离出来,成为中国历史上最大的一支本土教,但其经文仍然是以道学之说为根。

道教产生以后,对道学思想发展造成了很大的影响,使道学研究者逐渐减少,而道教研究者与日俱增。道学思想在两汉以前还是较有成果的。隋唐以后,几乎陷于停滞状态。

道教的发展也是中国断代史的发展与写照,唐、宋、元、明时期道教的发展最为鼎盛,随后逐渐衰弱,尤其是到了清代,清朝统治者以藏传佛教作为国教,意在压制汉人创造的道教,使道教的发展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一、道教发展受到严重影响的两个时期

东汉末年,以张角领导的太平道为主,发动的黄巾军大起义,加速了东汉王朝的覆灭。曹操在这场维护皇权的斗争中利用道众为自己服务,形成了争雄天下的强大实力,奠定了灭蜀、吴的强大的军事力量。

1、南北朝时期,道教发展进入低谷

在魏晋南北朝时期,道教的发展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因东汉末年的道众起义,使得大多数割据的统治者,认为道教是祸乱之首,根本不可信,转而扶持佛教,所以佛教在南北朝时期,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

两晋南北朝时期,道教的发展之所以会受到影响,除了统治阶级的认识方面的问题外,就是道教自身的问题。由于道教的经义不够系统、不够完善,有些问题无法做出合理的解释。后来寇谦之、陶弘景、陆敬修等人对道教的经义进行了系统化的整理和扩充,使之更加完善,为隋唐时期道教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2、清兵入关后,道教的发展再次受到影响

道教在北方的影响,相比较而言,还是比较弱的。清兵入关以前的满人,主要信奉的是藏传佛教。虽然在宋、金、元时期,道教对统治阶级产生过很大的影响,而且成了其国策的组成部分。但是,女真人却不信道教。清兵入关,夺取了大明的江山以后,并不像汉人那样,尊道教为国教,反而借佛教来打压汉人。乾隆以前的几任皇帝,对道教还有一点安抚之心,还能为道观拨付一点修缮钱。乾隆时,来个彻底大反转。对道教进行了极为严厉的打压,使道教不但得不到发展,连生存都成了问题。在全国除了还有几座道教的宫观外,其它的道观均被拆除。宋元时期产生的一些道教门派,在清时期,大多已经消亡了。所以,道教在清朝的发展陷入了低谷。

二、道教的三个鼎盛时期

道教在历经南北朝的低落之后,到隋朝开始有所起色。由于隋文帝杨坚,幼年时是被尼姑养大的,所以他说:“我兴由佛法”。同时又因他担任丞相后,为了篡夺北周的政权,便与道士勾结,以“受命之符”来迷惑世人。所以在他夺取政权后,就把佛道作为国教,以佛在先,道次之。道教在隋时的发展,有了很大的起色,从而奠定了道教在唐宋元明时期的快速发展。

道教自两汉之后,经历波折,却贯穿中国的历史,也是中国历史发展的见证。

1、盛唐时期的道教

道教为何会在唐朝得到快速发展呢?唐高祖李渊是当时名门望族,他与杨广是表兄弟,杨坚的妻子孤独皇后是李渊的亲姨,小时候李渊受到很好的礼遇。

任何宗教的发展,都离不开统治阶级的扶持。李渊是个很迷信的人,无论做什么事,都要与鬼神挂钩,与神明挂钩。杨广被杀后,他一脚把傀儡皇帝杨侑踢开,立刻登基为皇帝,并推老子为其始祖,把道教捧为国教。道教开始在唐初兴盛起来,随后各代唐王对老子进行参拜和敕封,使道教在唐代得到了快速的发展。全国各地到处建道观——老子庙和各种宫殿,并对老子出生地之太清宫进行扩建。尤其是李隆基时期,又是唐朝的极盛时期,不但在长安的太清宫中拜谒老子,还到老子的家乡来拜祭老子。他常常邀请道士到宫里讲道,诏令各地修建玄元皇帝庙,同时还下令编撰《道藏》等。

2、宋时的道教

在宋初,宋太祖赵匡胤和宋太宗赵光义,虽与道教祖师陈抟有一定的交情,但并没有做出多少对道教发展和推动性的工作。真宗赵恒成了宋朝推动道教发展的真正动力之一。真宗是一个既胆小怕事,懦弱而又中庸的人。自澶渊城下之盟后,既无心于战事,更无心于政事。为寻找心理上的平安,在“五鬼”——王钦若、丁谓、林特、陈彭年、刘承珪的教唆下,开始信道,并以天降祥符的谎言,追封黄帝为祖先。由于老子是殷商后裔,夏商周都是黄帝后裔,黄老之学是道家的代称,所以赵宋与道教便联系起来了。于是便有了东封泰山,西封华山,敕封老子等一系列的封禅活动。而且在大中祥符和天禧年间,两次敕修天静宫。为了阻止真宗不顾正事的行为,一些正直的大臣上书劝谏,此时的宋真宗并不昏庸,把较有成见的建议单独存放起来,以备随时翻阅。他虽然知道这些大臣的说法是正确的,却不愿停手。依然奉行道教为国教,并大力倡导。

由于真宗的身体力行,使后代各皇多按其轨迹行走,尤其是徽宗,自封为道君皇帝,御注《道德经》、《文始真经》等,结果成了“靖康之耻”的牺牲品。

道教自真宗以后,取得了较快的发展,虽然在某种程度上缓解了国内矛盾,但是过于依赖道教的作用,使北宋走上了灭亡之路。

3、元朝时的道教

草原雄鹰成吉思汗,趁金兵南下攻宋之时,统一了蒙古各部,随后开始了西征,先后降服了翰亦刺部、乞儿吉斯部和西夏等国。随后开始了第二次西征和灭金、宋的战争。在此期间,他接触了道教,并邀请全真教掌门丘处机到雪域见面。丘处机带着弟子,经过三年的跋山涉水,在雪域见到了成吉思汗,先后与成吉思汗进行了四次会谈,意在劝阻成吉思汗少杀伐,最终成吉思汗接受了丘处机的建议,下令西征班师。成吉思汗向丘处机学习长寿秘诀,称丘处机为神仙,并封丘处机为国师。

作为国师的丘处机,对道教的发展起到了很大的作用,所以,在元朝初期,为保护百姓,许多人躲进了道观,尤其是全真教龙门派的获得快速的发展。不久,在道佛辩论中,道教败北,道教的经典被焚烧,许多道观被拆除,道教的精英被迫落发为僧,道教的发展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元世祖忽必烈及以后的皇帝,依然尊道教为国教,但是道教经此打击之后,一蹶不振,再也没有回复当年的辉煌。

4、明朝时期的道教

明朝时期的道教,获得了空前的发展。首先是朱元璋对道教的尊崇。道教徒帮他打下了江山,焉能不感恩。自此以后,明朝的历代皇帝,尤其是明朝中期以前的皇帝,对道教都是极为尊崇的。朱棣信道,达到了另类的角度。它不但在北京修建了真武大帝庙,而且投入巨资,在武当山修建道观。明太祖朱元璋和明成祖朱棣对道教的尊崇,影响了后代的帝王对道教的尊崇,更推动了道教的发展。

供稿:赵 凯

2019年2月2日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