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urn to site

人物| 领先欧美逾十载,勤谨刚健中国心

李建兴,主任医师、泌尿外科主任,擅长腔内泌尿外科微创技术。在国内较早开展了经尿道手术及输尿管镜手术、经皮肾镜手术、泌尿外科腹腔镜手术,以微创技术带动泌尿外科整体发展。

· 医疗健康

近些年来,我国微创泌尿外科高速发展,频频在国际学术交流中收获同行的认可和点赞,这对于我们一直以来医疗设备靠进口,医疗技术普遍逆差状态下的行业环境而言实属不易。由李建兴教授实践、倡导和推广的超声定位经皮肾镜技术处于世界领先水平,逾超欧美同行10余年,这不仅是微创泌尿外科界的荣耀,我们作为普通中国人听到也感觉无比自豪。

李建兴教授开创超声定位经皮肾镜技术的经历说来也很简单,似乎略有天意:一名精力充沛爱动手的青年医生,在忙碌的病房临床工作之余,兼顾着体外冲击波碎石的治疗,当时体外碎石室恰好有一台简陋的超声机器,于是,在值班的夜晚,利用碎石室闲置的B超仪,临床医生学习、掌握了初步的泌尿超声技术,那是1990年,近三十年前的事情。医学上的学科跨界,成就了超声定位经皮肾镜技术的起源。把超声定位应用于经皮肾镜,倡导并推广这项技术,那是15年前。

和悠悠人类历史长河相比,区区五十余年的PCNL发展史,不过是石火光中的一瞬而已。相比于残杀同类以建功立业的所谓“人物”,那些为拯救万千生灵而呕心沥血与死神抗争的人,才是我们人类的骄傲,才是真正值得铭记的英雄。十九世纪末,西方传统医学在生命科学体系完成基本构架之后,逐步摆脱了黑暗与蒙昧,开始了在现代医学轨迹上的漫漫征程,各个分科与专业在科学之火的指引下迅速攻城略地到处开花结果,号称“医学之花”的外科的发展尤为引人注目。

公元1734年,名为拉菲(Lafite)的医生切开一名患有腰部包块伴有高热不退的患者肿物时,引流出大量的脓性液体,但脓性液体引流出后,患者体温仍不退,大约20天后,又有大量脓液聚积,拉菲(Lafite)医生再次将患者的脓性液体引流完后,探查了切口,在肾区发现了一枚结石,他扩大了原切口并切开肾,从肾内取出两枚结石,此后患者病愈。4年以后,拉菲医生又遇一例特殊病人,该病人在11年之前曾因腰部脓肿行脓肿切开并引流,但切开引流术后,伴有持续性尿瘘的存在。拉菲医生检查该病人后,认为这位患者伴有肾结石,拉菲医生将患者尿瘘的窦道切开,并从患者肾内取出了结石。据此,拉菲医生得出结论:在第一次手术干预时就应该尽可能取出结石,避免让患者接受更多的手术治疗。

早在公元10 世纪 , 阿拉伯已有经腰部戳孔取石的传说。1941年Rupel和Brown首次描述了经皮肾取石术,他们从以前肾造瘘术时形成的手术通道里取出了结石。1948年,Trattner在开放手术中用内腔镜对肾盂进行了检查。然而直到1955年,Goodwin才首次描述了通过放置经皮肾造瘘管排空一个严重积水的肾,开创了经皮肾造瘘技术的新纪元。由于他是在无放射技术引导下完成的这一操作,所以引流管是在不可视的情况下放置的。1973年之后,德、美、日等国不断生产和改进各种硬性和可曲性肾镜,促进了这一技术发展。

1965年Bartley的seldinger法X光透视定位PCN,,1976年Pederson的超声引导下PCN。1976年Fernstrom和Johannson首次报道他们建立了经皮专一用于取石的方法,应用肾镜通过经皮穿刺扩张的肾造瘘通道用套石篮成功取出肾盂内结石。1981年,Wickbam和Kollett将该技术命名为“经皮肾镜取石术”。1981年Pfister等的Trocar- needle技术和Segal等的Catheter-needle技术,1983年Hunter, Lawson逆行径路穿刺方法及1983年Claymen的气囊一步扩张方法,使这项技术越来越准确和安全。经皮肾技术才日益受到重视并获得不断发展,成为新兴的腔内泌尿外科技术。80年代,Alken和Clayman等在此基础上成功施行肾镜下取石术,并将超声碎石术和液电碎石术在PCNL中成功应用,由于其微创的本质特点,逐渐受到全球泌尿外科医师和患者的欢迎。1997年Jackman等介绍了微创肾镜( F11)在儿童结石中的应用。微创肾镜为腔内碎石的广泛开展奠定了基础。

但经皮肾造瘘和经皮肾镜术本身有一定的侵入性,手术器械和操作过程较繁琐,需要扩张通道较大易损伤致肾出血,尤其是肾脏积水不明显者,往往需要二期手术取石,粗大的肾镜镜身无法抵达输尿管上段等,都影响了该项技术的临床推广应用。21世纪是一条很有趣的分界线。1984-2000年,想要发展微创的医生面临的社会环境非常艰苦,无人知晓。因为每一位外科医生当时都以自己的“那把刀”为傲,手术自然是越大越好,越能证明自己技术精湛。在结石方面,李逊教授起到了承上启下的作用,早年继承了泌尿外科老一辈专家吴开俊教授的艰苦奋斗、大胆创新的精神,不断开拓进取,开创了MPCNL时代。作为微创经皮肾镜取石术开拓者,培养一大批泌尿外科人才,推动了泌尿外科微创技术的发展。

吴开俊教授、李逊教授、曾国华教授,三代广医微创人以及他们的团队创建了独特的“中国式Mini-PCNL”。此后中国式Mini-PCNL推广开后,历时5年,曾国华教授及其团队发明了Super-Mini-PCNL。

先进的现代医疗设备为医学进步带来便利,然而PCNL穿刺方法却是值得商榷的问题。在过去,我们只能在x光下进行定位穿刺手术。x光对身体有害,研究者开始提倡使用对医生辐射更少的B超定位。

从一定视角来看,B超定位下的PCNL,应该更具有中国特色,也更具有其伟大性,其伟大并不在于一开始国外专家的反对,更在于中国人的聪明才智与灵巧性。

在行业内,李建兴的名字几乎与B超定位下的PCNL绑在了一起,也正是他,在骇人的“三鹿奶粉事件”中,从死神的手中成功拯救了百余位小天使。经历了三鹿奶粉事件,李建兴创下了职业生涯中手术量的记录——一天内28台手术,3分钟快速建立通道,平均每台手术二三十分钟,一次性清除患儿体内的结石,无一失手……成为了令同行推崇的标杆和经典,他也因此被业内尊称为“神之手”!

李建兴的故乡是“三面荷花四面柳,一城山色半城湖”的泉城济南。广袤富饶、人杰地灵的齐鲁大地赋予了他朴实率真、勤奋进取的优良品格;孔孟儒学、中庸之道的文化传承给予了他温雅谦恭、仁医博爱的处事哲学。1985年毕业于南京铁道医学院 ( 现为东南大学医学院 )。医学院毕业后,李建兴回到了故乡从医。泌尿性结石是泌尿外科最常见的疾病之一,也是采取手术干预的重点病,如何在这块“大石头”上实现微创?李建兴先在结石定位上下起了功夫。传统的结石定位主要通过X射线实现,能否以无辐射且更加精确的B超代替,李建兴从头学起,白天和患者一起去超声科看技师操作,晚上回到科室,自己再学着重新操作一遍,判读报告。

1990年李建兴抽在的科室有一台随体外碎石机引进的小B超机,屏幕只有巴掌大小,因为固定架损坏,就把这台小小的B超机留在了科室。李建兴利用夜班时间从最初级的B超知识开始学习。当时李建兴对B超操作以及基础知识几乎是两眼一抹黑。李主任想到这样一个办法:领着患者做完B超检查后,拿着超声科出的报告重新给病人做一遍检查,用逆向推导的方式与检查报告和书本理论互相印证。给他的B超操作以及图像识别等方面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并且,这些知识在十余年后开展经皮肾镜时提供了极大的帮助。经过反复的尝试,李建兴成功地将B超定位技术应用到了经皮肾镜手术中,在大量的实践后,他和他的团队率先提出了两步法建立标准通道,即先通过B超定位,进行经皮肾镜穿刺,再扩张通道,实现碎石取石术。两步法的微创与高效,逐渐成为了行业里的技术规范,使各类复杂上尿路结石的病人得到了创伤最小、成本最低、效果最佳的“微创治疗”。

B超定位下经皮肾镜技术的开展,让李建兴所在的医院迅速提升至省内的前沿,李建兴也凭借着扎实的临床知识和过硬的技术,而先后获评山东省岗位能手、铁道部外科技术人才等荣誉称号。2004年,北京朝阳医院副院长、泌尿外科主任邢念增教授,从山东引进了李建兴医生,当时肾结石的治疗都是在X光引导下做经皮肾镜手术,引进李建兴医生后,他们探索尝试在超声引导下做经皮肾镜手术,并取得了成功,在国内和国际上被广泛接受和推广,如今李建兴教授担任着清华长庚医院泌尿外科主任,成为结石领域的知名专家。

在长期的临床实践当中,李建兴和他的团队建立了硬镜改良的课题。经过反复实践和研发,2014年3月26日,国内首个软硬质电子经皮肾镜问世,这项以李建兴的名字命名的“建兴镜”软管不仅能弯成细钩,还能在270度转弯半径内“左顾右盼”,在肾内无障碍碎石,同时进行活检、切除肿瘤等操作。“建兴镜”一举拿下了多项国内外发明专利,这一独立研发也成为了首次将电子镜应用到国内外科领域的国产产品,打破了目前医疗器械行业外科电子镜长期被外企垄断的格局。最先进的医学技术、理念大都来自欧美国家,但中国的李建兴却是国际泌尿系结石微创治疗的引领者之一。正是这位儒雅的中国医生,让国际结石领域刮起“中国风”。 上到国家领导人,下到普通百姓,从残奥会选手,到“三鹿奶粉事件”的“结石宝宝”,李建兴为多少患者解除了病痛,他自己都数不清了。

孙颖浩院士说过,从医要经历‘求进—求艺—悟道’三部曲。最开始是学技术,求进步;然后要把手术做得像优美的艺术;最后就是领悟医学之道,成为大医。 “艺多不压身”,这是李建兴主任常常提到的一句话。正是因为有了这样刻苦学习的精神,李建兴主任在医学这条路上一步一个脚印走的异常坚实。现如今,李建兴主任不仅在国内泌尿界极具人气,并且远赴台湾、日本、新加坡以及欧美各国传道授业解惑,让世界了解中国泌尿外科飞速的发展和中国泌尿外科人的风采。

简单的故事身后的道理似乎也不简单,成功的背后是内心的执着与不循规蹈矩的创新,但这一切都是需要先前的用心准备,充实的自我作为基础,从默默无闻的普通大夫,到现在国际知名、专业顶尖的医学专家,这一路走来,都是一次次的自我超越。相信每一位医学大家的成就,看似风平浪静,背后都是刻苦的用心,才能成就如今的领先。15年前的结石世界是X射线的天下,经皮肾镜技术在欧美国家都是建立在射线的基础上,中国大多数医院也都沿用着射线技术。一个初出茅庐的人,15年如一日的初心未变,顶住质疑,一台一台精准完美的手术做下来,得以让国内同道接受超声定位的技术和理念,在国内开始进行实践、推广和发展,最终花开全国。直到5年前,欧美同行在学术交流中关注到了超声定位经皮肾镜技术和这项技术的开拓者李建兴教授,他们开始抓住不同的机会向李教授学习,包括欧美,南非,亚洲等国家的专家逐渐认可此项技术,来到北京参观、学习,邀请李建兴教授到欧美国家进行讲座及手术演示。至今,越来越多的国外的同道也逐渐过渡到减少射线甚至去射线的操作。在日本的26届泌尿外科微创会议上,李建兴教授进行了50分钟的《超声定位经皮肾镜技术》的专题讲座,手术视频中精准的穿刺与通道建立令大家赞叹不已,主持人多次感慨操作为“神之手”,“神之手”在业界传开,不仅成为令国外同道折服的一段佳话,更是大家对李建兴教授精准操作的认可与赞誉。

在规范中创新,在实践中郅美

  行业的规范总是要不断匹配新技术的发展,在救死扶伤面前,每位医务人员都应该尽其所能的去规范诊疗,挽救生命,守护健康。李建兴教授认为规范与创新的关系就是规范诊疗、规范操作的基础上,安全作为底线,放开手脚去开拓创新,不断的去触碰医疗技术制高点,解决当时尚不能解决的医学难题。规范不是简单的制约,更不能限制发展。

  超声定位经皮肾镜技术规范的探讨是李教授对于过去15年,超过2万例手术中经验的总结和积累,是以保障临床安全与疗效为原则。他希望青年医生可以在这条有原则的轨道上安全地向前奔跑,用年轻人特有的冲劲和闯劲,跑出自己的样子。

  结石界中有一句广为流传的名言,叫“出血要肾,感染要命”。这是李教授在培训超声定位经皮肾镜技术时,总结自己与同道手术常见问题,包括出血,损伤,感染,液体外渗,通道丢失,结石残留等,突出出血、损伤及感染的重要性,方便医生记忆、总结的口诀。正是这样上口好记、又精准关键的对于技术原则的总结与分享,得以让超声定位经皮肾镜技术不断推广与完善。“出血要肾,感染要命”已经成为保障经皮肾镜手术安全的至理名言,成为每一位泌尿外科大夫尤其是做结石的医生铭记于心的警醒之言。医精于术,大医精于道,短短八个字,把对于“肾”的认识回归于事物真实的本质,指导着每一位大夫做手术的安全底线。鉴于李建兴教授在超声定位经皮肾镜技术的贡献,中华医学会泌尿外科分会前任主任委员叶章群教授甚至称李教授为“超声定位经皮肾镜之父”。

  践行中华医学会泌尿外科学分会主任委员孙颖浩院士“顶天立地”的理念,李建兴教授进行了两个方面的工作,由李建兴教授主持创办了清华大学泌尿系结石论坛,每年邀请国内外在泌尿系结石领域颇有建树的大咖齐聚一堂,展示泌尿系结石研究发展的新动向、新思路,至此已经成功举办四届,在业界产生良好影响,成为中国北方乃至全国泌尿系结石治疗的风向标。值得一提的是清华大学泌尿系结石论坛中一重要组成部分“水木杯”青年论坛,是李建兴教授在努力前行之中,医者仁师,时刻心系年轻的后备力量,培养与发掘后起之秀,为他们提供了展示自我才华的重要舞台。有了这个“天”,李教授还在平日繁忙的临床工作中坚持举办每月一次的小型手把手培训班,面向全国基层医院的医生,规范包括超声定位经皮肾镜技术的泌尿系结石微创治疗。10个人的小型学习班,在三年的时间里,举行了30多期,培训了300多名医生,为泌尿系结石的规范“立地”做了大量工作。

  在李教授完成的2万多例手术中,仅有初期4例手术由于出血将微创手术改成了开放手术,李教授毫无保留的把这些病例诊疗过程讲出来,目的是让年轻大夫少走弯路。李教授全部手术未出现因严重感染导致死亡的病例,这样的手术记录,无论在国内外,都是处于领先水平。曾经有国外的泌尿外科大咖主持了李教授的超声定位经皮肾镜技术报告后,特意为李教授深深地鞠了一躬;多位国外泌尿外科同道前不久在观看了李教授在第六届ESUT欧洲泌尿外科新技术会议上远程直播的手术演示,一例复杂铸型结石,仅用时18分钟,便完美清除结石,且无出血。不由在国际社交媒体平台推特上接连发出了对于中国医生的赞叹。

在认可中自信,在使命中坚定

  在李建兴教授眼中,国内外同道的认可让自己感到欣慰,病人的满意才让自己有更多的动力,年轻医生的成熟才能看到希望。

  李教授对于青年医生的培养开始的很早,他认为青年医生的成长是保障泌尿外科技术梯队的重要未来。接受过规范化培训的青年医生在回到自己的医院和科室之后,带动的不仅是结石治疗技术的整体规范化和安全普及,更是一个科室的良性快速发展的需要,受惠者最终自然是广大的病患。

  李教授所带领的清华长庚泌尿外科,在同道及病患眼中,已经成为了结石治疗的最后一站,为患者点燃希望之地。李建兴教授的很多患者都是从全国各地慕名而来,其中有很多病人是同道推荐而来,这些疑难杂症大多是由于种种原因治疗未果。他们来到北京见到李教授,第一句话通常都是“我们那儿的大夫说了,如果这个病李(建兴)大夫治不了,也就治不了了”。八尺男儿每次听到这里,也会眼底晶莹,心为所动。李教授心系病患,牺牲自我,看到病患康复,是他最大的心愿。

  李建兴教授15年几乎没有休息过周末,工作已然成为了他的生活方式,工作亦生活,生活亦工作。李教授最大的奢望就是可以有一个“单调”的周末,在家喝喝茶,种种花,养养鱼,陪家人出去走一走。但是这位胆大心细,心灵手巧的外科医生,似乎也很难回归“单调”。以至于李教授碰巧因天气原因不能成行,赋闲在家,夫人和家人都会觉得不习惯了。站到手术台上,这里似乎才是梦开始的地方。回忆起年轻时,每个周末在夫人的陪伴下一起骑着自行车到医院,夫人回娘家,自己去查房;深夜在危重病人需要处理时,和夫人结伴骑着自行车到医院,夫人去休息,自己去救命。这些记忆是李教授心中温馨的画面。

  李建兴教授的超声定位经皮肾镜技术治疗过3个月的婴儿,也成功地治愈过103岁的老人,这也应该是这项技术在国际上治疗过的最老和最小病例。李教授清楚地记得,与那位103岁老人住在同一病房的另一位结石患者是一位3岁的孩子,同一屋檐下相差整整一个世纪的生命,在李教授带领的团队合力攻坚下,双双手术成功得以康复。回顾在2008年震惊中外的“三鹿奶粉事件”中,他借助超声定位经皮肾镜技术,成功拯救了百余位结石宝贝,取出了他们幼小身躯内的结石,为结石宝贝康复,平复突发事件做出了突出贡献。2013年,中央电视台一套栏目《医疗生死线》回顾了“三鹿奶粉事件”中结石患儿的救治过程。

  这位当年听从父亲意愿,主动放弃自己填报的工业自动化与机械制造专业,选择从医之路的勤谨刚健山东男儿,精勤不倦,如今将源自中国的超声定位经皮肾镜技术悉心传递给中国和世界微创泌尿结石领域的芊芊医师们,用自己的每一滴汗水经诉世人,医学技术的领先无问东西,医疗技术的创造惠受众人。

  

供稿:吕建林博士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