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urn to site

家里的文化“侵略”

· 教育国学

  第一次听说我接到了心理咨询个案,先生的弟弟特意刻录了一个装满轻音乐的CD送来,说“姐姐,这是送给你的,给你在咨询工作中用”。他不懂我的工作,但是这样的善意真的让人感觉快乐而又温暖。

  去年开始,先生的弟弟开始喊我“Jie jie", 虽然发音生硬,偶尔听到还是很感动。要知道,这里的人,即便是亲姐弟之间,也都是直呼其名。

  那是偶尔一次我们聊天时他了解到在中国,我们家家户户都是这么称呼的,就像我喊他们的父母“爸爸,妈妈”一样。现在,他的女朋友也跟我按照咱们中国的传统喊我公公婆婆“爸爸,妈妈”。

  看来只要是好的,都会被接纳和认同,即便你没有“侵略”和同化别人的野心。

  有一次我购物回来,在街角遇到公婆携手去老年人活动中心,就喊“爸爸,妈妈!”,然后我们行吻面礼互相问候聊了一会儿告别。

  第二天,婆婆告诉我,我们在街角遇见的那一幕刚巧被一位也是经常去老年人活动中心的朋友看到,她非常吃惊地问:“你们家女儿怎么长得那么像中国人?!”,原来她听到我喊爸爸妈妈,又听到我说他们的民族语言加泰兰语,就认为我是女儿无疑,但是分明长着一张中国脸嘛好诧异!

  无独有偶,我们结婚那天,公婆二人身着我送给他们的唐装与我的合影,让没见过两位老人的我先生单位同事错认为他们是我的父母!

  照片中我抱着的小不点儿,是先生家外甥的孩子,他的中文名叫李宇翔,我给他取的,自然就跟着我姓李了。

,

  李宇翔的父母已经跟我约定好待孩子满四周岁就正式开始学习中文,现在我们见面我会跟他说几句简单的汉语和一些词。以后,一定要带他回祖国看看。

  我教这个小不点儿我们家乡的小游戏"抵莽莽",就是互相抵着额头,说"莽莽",然后大人的额头快速离开,不断重复,和几个月大的孩子游戏。

  隔了几天又见面,这个小家伙一看到我,很友好地要抱,到我怀里就开始"抵莽莽"了,然后他还特别开心呢!

  传统的小游戏,现在从儿童心理学来看对孩子心理成长,认知能力和人格发展上都很有助益,这是认知"你""我",认识"抵触",感知"力量和分寸"的最初始教材啊。古人,也许没有太多理论,但他们总是充满了智慧。

  老祖宗留下来的传统,饱含美德或者智慧,无论走到哪里,我们都不应该丢。

供稿:李盛梅(旅居海外西班牙华裔作家、摄影师)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