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urn to site

委员,我想对你说……

· 生活热点

全国两会召开在即,老百姓有很多心里话

想对委员说——

孟繁荣(贵州省雷山县西江镇村民)

这些年从国家到县里,扶贫政策非常好。我所在的贵州省雷山县西江镇,“组组通”将公路修到了村里;“特惠贷”为生产脱贫提供了资金……身边许多人都通过扶贫开发摘掉了贫困户的帽子。但是,村里及周边地区的地形限制与人多地少的状况,却成为大家脱贫后进一步发展的阻碍。

希望全国政协委员们能为贫困地区和摘帽的贫困户进一步发展多多“支招”。该如何结合贫困地区的地形、水利、生态等资源发展主导产业,为当地建立产业规划,并不断完善。希望委员们能多多关注这一现象,帮助我们真正突破摘帽贫困户突破发展的瓶颈。

袁小琴(江西省乐安县龚坊镇村民)​

我是江西省乐安县龚坊镇南边村的“童伴妈妈”,为村里包括留守儿童在内的孩子们提供生活和心灵上的健康成长服务。“童伴妈妈”是个中国扶贫基金会与各地政府、企业合作的关爱农村儿童的公益项目。

我们南边村是一个贫困村,有留守儿童186人,建档立卡贫困户儿童66人,享受低保儿童16人,残疾儿童6人,孤儿1人。在实际工作中,我觉得“童伴妈妈”对孩子们尤其是留守儿童的健康成长起着非常积极有效的作用。

我希望全国政协委员们能在两会上为孩子们说话,建议为每个行政村配备1名有编制的儿童保护专干,能够可持续地为农村儿童提供服务。同时,希望委员们能提议有关部门出台办法,让留守儿童的父母们多回家看看,多给孩子们多一些陪伴。

罗铮(武汉资深志愿者)

我是一名普通的慢跑爱好者,也是一名资深注册志愿者,曾经参加过不少赛事志愿服务和城市志愿服务活动。由于个人爱好,我无论是出差旅游,到每一个城市都会早起习惯性地坚持40分钟的长跑。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一件很让人困惑、难过甚至有些生气的事情,那就是不少城市的盲道,对于出行的盲人来说,简直就是“陷阱”一般的存在。

盲道本来是为了方便盲人出行的无障碍设施,遍布每座城市的大街小巷。但我在各地晨跑时,见到了各种稀奇古怪的盲道。有些盲道走着走着,突然就消失没有了;有些盲道中间会突然出现一根电线水泥杆子;有些盲道居然会有一大段是呈Z字形前行的;有些盲道,多处破损坑坑洼洼;有些盲道上停满了自行车或者堆放着杂物……最奇葩的是我在某个城市见到有一条盲道,短短的100多米,居然被后修的街边花坛的水泥台子挡住了3处。

无障碍设施是残疾人出行的好助手,盲道是否健全也是一个城市文明水平的衡量标准之一。希望全国政协委员们在两会上关注一下这些细微但很重要的民生问题,能不能建议开展一次盲道大检查、大修复,真正地让“盲道帮盲”。

江明媚(北京医生)

我是一名医生,职业的天性使得我每次在微信朋友圈或者其他网络平台看见求助的大病患者时,都会捐款,虽然或许只有三五十元一次,但也是一份心意。而且我发现身边不少亲戚朋友都会在网上不时地为各种求助者捐款,原因一是的确被求助者的境遇所打动,二是其实每个人内心都是有善意、有帮助别人的愿望和冲动的。毫不夸张地说,赠人玫瑰手有余香真的不是一句空话,当你看到一个人,在你和无数善良网友的帮助下,募集齐了治疗费用并获得新生时,那种发自心底的愉悦感真的很奇妙。

也正因为此,每次在网上出现一些诈捐之类的丑闻时,我就会特别的愤慨。当然,我也知道政府对于网络募捐的监管一直在有效加强,但我仍希望政协委员们在两会上向有关部门提议,一是建立更好的机制,让求助和行善变得越来越快捷方便;二是采取措施加大力度,能在源头上辨明求助的真假,让我们这些老百姓放心地捐款行善。

来源:人民政协报

主编:顾传岭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