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urn to site

李泽民——淡雅清丽迥出尘,平淡天真画外心

雅 韵 仙 姿 品 自 高——李泽民写意花鸟画赏析

· 书画艺术

艺术履历

李泽民,字墨庐。1941年生于河北香河

1967年毕业于天津美术学院,师承孙其峰、肖朗、张其翼等教授。

,

曾任邯郸市美协副主席,河北工程大学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工笔画学会会员、中国国画院名誉院长、中国书法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国画家协会理事、河北中国画研究会理事。2003年毕业于中国艺术研究院第三届中国画名家班 。其国画作品及论文发表在《国画家》、《中国书画报》、《美术报》、《艺术界》等刊物。

并有多幅年画、国画为河北美术出版社出版。

主要著作有:《当代国画家系列画集I——李泽民画集》、《花鸟画构图法》、《学画岁寒三友》《小品画的构图》(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艺谭》(主编,中国工人出版社出版)。《中国扇画技法》、《牡丹画法》、《凌霄画法》、《紫藤画法》、《名家扇画》(陕西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

自2003年至2005年被陕西人民美术出版社聘为特约编辑,为该社编辑《中国画技法丛书》30册,全国新华书店发行,受到读者广泛欢迎。

《中国扇画技法》一书在《中国书画报》技法研究专栏2007年第38期始连载28期,反响良好。曾获中原艺术博览会金奖,首都艺术博览会优秀奖,全国民间工艺美术书法大展特别金奖。《屹立千秋》入选纪念郭味蕖诞生一百周年全国花鸟画名家邀请展并刊入作品集

其个人艺术简介载入《中国当代名人录》、《当代书画篆刻家词典》、《中国当代美术家名人录》等多部辞书。现居北京.

作品赏析

,

(图一 尘外仙姿)

,

(图二)

,

(图三)

,

(图四)

,

(图五 李泽民老师书法作品)

,

(图六)

,

(图七)

诸家评论 一

 

李泽民先生是比我高两届的天津美院学友,在校时他曾得到著名工笔花鸟画家张其翼先生亲授,深得先生器重,他也曾追随李鹤筹,孙其峰,溥佐,萧朗诸先生习写意花鸟画。毕业后泽民兄执教于河北工程大学,任艺术系教授。退休后仍笔耕不辍。

 

他的画造型严谨,笔墨功底扎实,画作尊古法而不失机趣,泽民兄喜读书,善读书,对传统画理画法有深入研究,且结合自己的实践经验分条缕析加以阐发写成文章,或编纂成书,出版发行,广为流布,为美术教育做出了实实在在的贡献。他著述的《花鸟画构图法》,《小品画的构图》等书深受读者欢迎,多次再版,足以证明其学养深厚。

 

我们都已逾古稀之年,泽民兄仍砚田勤耕,可谓“白发奋蹄自扬鞭”

 

(王之海 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编审,天津文史馆馆员,著名花鸟画家、书法家)

  

诸家评论 二

李泽民先生为河北人,是一位造诣很深的花鸟画家。近年来,他在花鸟画研究方面著作颇丰。

 

李先生潜心研究绘画,作画之余,笔耕不辍,对扇面绘画又进行了深入细致的思考。摆在读者面前的这本《中国扇画技法》,与其说是李先生以娓娓动人的语言向大家介绍扇面绘画的妙处,不如说是李先生对于扇面绘画和中国传统文化的个人感悟,细读此书,更感先生治学平实,不尚虚华,与当下林林总总的中国画技法与赏析丛书相比较,实为一本值得细读的好书。(摘自《中国扇画技法》一书序言

 

 

(崔庆忠 中国艺术研究院艺术品鉴定中心主任,研究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北京国画家协会高级顾问。)

诸家评论 三

我的同窗好友李泽民,有着深厚的文化底蕴和艺术素养,又有东方民族的审美情趣。他的艺术细胞里有激情,又有理性,所以他笔下的书法和小写意花鸟画,乍看很美,细看更美,慢慢欣赏,感觉古雅而流美。其理论著作颇丰,是一位地道的学者型画家。

 

 

(阎真 邯郸大学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著名人物画家)

诸家评论 四

泽民先生的画关注万物,体察隐微,注重个人感悟和自己内心深处的心灵节奏,不激不厉而风规自远;运神彩于郁畅,寓奇宕于巧拙,质朴而不掩性灵。其人,其书画,其文章皆有古贤风度。

 

 

(孟浩 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艺术评论独立撰稿人)

诸家评论 五

每每论及文人写意画,我们都不可回避地要谈到元人的水墨,,像赵孟頫、李衎,柯九思、倪瓒、吴镇等一大批文人水墨画家,往下,还有明代的沈周、文征明、陈淳、徐渭为代表的文人水墨大写意以及清代的“扬州八怪”等人,将大写意花鸟中的“臆气”与“文人墨戏”推向一个高峰。再往上,我们可以追溯至北宋的东坡居士,作为文人画的先驱和探路者,他为日后文人画的审美理论奠定了坚实的思想基础。

 

泽民先生作为天津美院老一代毕业生,自然懂得如何在艺术长河中把好文人画的“笔墨脉络”,始终将道家思想体系中的美学观念融入其笔下,而道家的美学思想是崇尚“自然”之美的。可见,泽民先生将苏轼提倡的“游于物之外”对自然与万物之“常态”的亲切与关怀是做了很好的继承与延伸的。泽民先生通过“笔墨”作为体验,以“自然美”的这一表现特征,抒情壮怀,寓意于物,把自然中的一石、一鸟、一花、一竹,化造化于心,写一纸豪放与含蓄,向读者述说一个绚丽而和谐的自然景色。

 

道庄哲学认为,一切美均存在于天地之中,而作为画家要摄取这种美,除了主观的感受之外,更多的来自于客观的体味。我们读泽民先生的作品,这种自然而然的“无为”之美的感受十分深刻,他总是在挥写大片水墨的同时,一定要附着几片颜色,颜色不多、不艳、不俗,总是恰到好处,而处理画面空间关系时,他又总是将黑与白,色与墨,天与地进行辨证的对立起来,形成他独有的艺术形式。而这种形式,最终上升为一种精神和价值观 。更是把对“自然”感悟倾注于宣纸,化为一种人格的体现。显然,泽民先生做了很深入的研究并获得成功。他对“自然”之美的诠释将会在其笔下得到进一步拓宽和发展。

 

 

 

(未君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工笔画学会理事,北京丹青盛世书画院院长,研修生导师。现代诗人)

诸家评论 六

观李老师画乃心印也,心外无物,心内清静。花鸟、山水、人物、书法皆成一家。以一笔、一墨、一境、一草一木、一枝一叶、相映成趣,意真恬淡。

 

大千世界变化玄妙,移情体悟,度物象而取其真,开心智得之神也。他画中“文之以采章,昭之以风雅”妙趣横生,笔笔见情。纸上墨戏,得来不易,心墨一点,迁想妙得,或真或幻,或奇或趣,潜心探寻,博学精思,集古聚雅,天趣大美。细细品赏其佳作,因心造境,气韵尤高,“提神生情趣,手下百卉馨”深得国画“三味”之妙。

 

 

(郭建龙 中国国家画院卢禹舜工作室画家,一级美术师,中国文艺家书画院山水画专业委员会主任。)

诸家评论 七

我和泽民老师相识三十多载。当时泽民老师从事文化工作,我刚毕业,也从事文化工作,工作的相似性拉近了我们的距离,在我眼里,泽民老师是当时的“大画家”,所以搞创作时,我有什么问题经常向他请教。泽民老师为人谦和,平易近人,我们两人志趣相投,亦师亦友。在绘画上泽民老师更是一位智慧型的画家。

 

俗话说,画如其人,李老师作画如其为人,章法有度,追求完美,,无论大幅小帧,都是一丝不苟。他的花鸟画属兼工写一类,既有笔墨酣畅淋漓,灵动自由的大写,又有精雕细刻、细致入微的工笔,粗细对比,韵味十足。李老师画路宽泛,表现内容丰富,这是一位老艺术家学识渊博,艺历丰硕的体现,他还喜欢书法,几十年笔耕不辍,形成结字俊秀,笔画灵动,老到的艺术风格。李老师是一位好学之人,勤奋、刻苦是他的性格,他虽然在艺术领域已造诣极深,成绩卓著,但依然孜孜不倦,精益求精,攀登新的艺术高峰。愿李老师艺术长青。

 

 

(李庆林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河北省美术家协会理事。)

诸家评论 八

五月,麦子成熟的季节,丰收的喜悦在望,忽然收到李泽民先生的画作图片,那扑面而来的鸟语花香,带着老师辛勤耕耘的芬芳,夹杂着滚滚麦浪渗入心脾。一段时间不见,老师竟然又创作了这么多新作,足有百十幅,且各有精妙之处。细观之,每一幅作品都透视出他深厚的传统功力和饱含情感的笔墨意趣。

 

画如其人,读画见心,李泽民老师对花鸟画创作的追求,既大气磅礴,又不拘小节,气韵生动而富有情趣。这与他豁达爽朗,睿智幽默,至情至性的性格不无关系。不论是他的花鸟画还是他的书法,都感觉他驾驭笔墨功力深厚,即便是小品之作,寥寥几笔,一花一叶自然出尘而不落俗套,且幅幅蕴含情趣,书写了他对生命的感悟。

 

李老师是一位热爱生活的人,也是一位很有社会责任感的人,他是国宝杂志的责任编辑,每期杂志他都很认真的编审,时常到深夜凌晨还不休息,老伴抱怨说他自找苦吃,他说这是一种责任。从他的作品中也可以看出,每一处落笔着墨均经得起推敲,笔笔都倾注着他的胸襟情怀和高度的责任感。这一切都与他对生活的态度密不可分,他对生命的敬畏之心和对世界万物的探索之精神令人肃然起敬。也正因如此,他的作品才充满无限生机,富含情趣,他以真挚的情感入画,创造了许多贴近现实,生活情趣浓郁,具有强烈时代精神的作品。如《暗香浮动月黄昏》《宫粉妆成雪里花》作品清新脱俗,雅丽芬芳。赏画的一瞬间,心被洗礼了,如春风划过心坎,涤荡了自私与贪婪,留下的唯有纯真与明净。

 

李老师的荷花也很有特色,形神兼备,灵气激荡,水灵灵的富于生命活力,质感鲜活的气息扑面而来,让人久久沉迷于月静荷香的氛围中。《香远益清》与《荷塘幽趣》两幅作品,他以浓墨出叶,荷干昂扬向上,深浅,层次,疏密相间,充满着生机,令人陶醉。犹如月夜观荷,等待佳人来约,迟迟不愿离去。李老师画竹,挺拔峥嵘,高风亮节,蕴含着中华民族气节。那同时也是他在艺术道路上,不畏艰辛,勇于求索精神的真实写照。

 

庄子指出,天地有大美而不言,这种美体现于“道”,李泽民老师虽作花鸟,却有天地之“道”,这种“道”就是他立足于传统,吸取营养,不断创新。坚持中国画的民族精髓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让我们看到中国画光明的未来之路。

 

 

(国宝杂志总编 袁野)

诸家评论 九

清· 松年《颐园论画》有云;“书画清高,首重人品,品节既优,不但人人重其笔墨,更钦仰其人”。

 

我与泽民先生相交多年,更能体会到这句话的含义。他的品格亦如同他的画格。先生几十年来不断行路,精读万卷,认认真真,勤思研修中国传统笔墨与画理画论,重全面艺术修养。多部著述、论文公诸于世,所谓“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得知先生近期诸多佳作即将问世,甚为高兴,观后为之震撼。各科并兼,或工笔、或写意、或没骨、或青绿,笔法老道,功力深厚,古意盎然,自成体貌。收纵自如,举重若轻,墨色苍秀无比,入纸发华,干干净净。题跋与画作相得益彰,以书入画,画境深幽,以画入书,动静相参。墨色自然,章法天成,华滋中显平淡,苍茫中透空灵,洵非虚誉。有这样的勤力,这样的胸襟,先生可以迎刃而解笔墨中的所有问题。先生将继续探赜索隐,钩深致远。纵横挥洒,独运匠心。我们期盼先生更加绚烂的艺术人生。

 

 

(郭德昌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

诸家评论 十

 

淡雅清丽迥出尘,

平淡天真画外心,

吾爱南田瓯香馆,

高标逸韵铄古今。

——引自李泽民《读恽寿平花卉册页有感》

 

 

这就是李泽民先生的水墨宣言!

李泽民者,何许人也?

李泽民,号默庐,河北香河人氏,汉族,美术教授也!

 

李泽民教授20世纪60年代毕业于天津美术学院,师从孙其峰、肖朗、王麦杆、张其翼诸教授习小写意花鸟,颇有心得。1967年,科班出身的他告别津门的繁华,到相对贫寒的燕赵大地为人师表,面对一届又一届青春阳光的脸孔,开始传道,授业,解惑,但心中对写意花鸟那份初恋般的挚爱依旧弥久愈新,日积之,月累之,“操千曲而后晓声,观千剑而后识器”(刘勰语),年届耳顺之年,已然著述颇丰。教与学成果有《中国扇画技法》、《牡丹画法》、《紫藤画法》、《凌霄画法》、《名家扇画》(陕西人民美术出版社)和《花鸟画构图法》、《学画岁寒三友》(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个人专集有《当代国画家系列画集——李泽民画集》,如今不仅桃李满燕赵,而且画名传京津了。

 

要识画品,先知人品。李泽民先生身为美术教授,深以师祖孔子“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之教言为经典。他认为:一个画家欲有所作为,眼要高,手也要高,最重要的是“志于道”。按朱熹《集注》详解:“志道则心存于正而不他,据德则道得于心而不失,依仁则德性常用而物欲不行,游艺则小物不遗而动息有养”。他还认为:画家要成为真正的画家,而不是普通的画匠,必须有思想,有追求,有文化,有修养。李泽民之有思想,就是有儒家“仁、义、礼、智、信”,佛家之“明心见性”;李泽民之有追求,就是审美艺术的“以雅带俗”、“雅俗共赏”,审美理想上的“自然而然”、“平淡天真”和“寻吾之魂”(李泽民曾刻此三方闲章励志);李泽民之有文化,就是懂音律,知诗词,解意境;李泽民之有学养,就是懂画论,知技巧,师古人,师造化,最终见自性,立人格,成画品!正如张大千先生所言:“艺术为感情之流露,为人格之表现,作者平日须培养良好的风骨和情操,如徒研技巧,即落下乘。”因为画到极致是修养,非技巧也!

 

已知人品,再析画品。余观李泽民教授之写意花鸟,窃以为乃中国传统文人画也。中国文人画诗画同源,从唐代诗人王维始,诗书画印四位一体自元代始,李泽民教授梅、兰、荷、菊四君子花,松、竹、梅岁寒三友以及紫藤、凌霄诸作品承继传统,诗书画印,可谓珠联璧合也。用大文豪苏轼语“诗画本一律,天工与清新”评析他的作品,可谓一言中的也。

 

先解其牡丹作品,他画小写意牡丹,师明人陈淳,清人恽寿平,近人吴昌硕、齐白石、任伯年,今人王雪涛与孙其峰,无论《庭前春色》、《春色岂知心》、《晨露》,还是《国色天香》、《花重锦宫城》、《绿牡丹》,皆雍荣华贵,鲜活艳丽,风姿绰约,气韵生动,喻盛世之春光无限,比画家品性之高洁!他还有诗为证:“身披绿纱玉容娇,不与嫣红争妖娆,淡若翡翠承春雨,雅韵仙姿品自高”。余也许孤陋寡闻,中国花鸟画家拟古人诗意者众,如拟刘禹锡《赏牡丹》“庭前芍药妖无格,池上芙蓉静少情,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但能就画赋诗者,少也;能于画后即兴题诗者,少之又少也!“诗是无形画,画是有形诗”(北宋张舜民语),余以为这是李泽民教授不懈的审美追求!

 

李泽民教授不仅长于写意牡丹,而且工于写意荷花。自周敦颐《爱莲说》横空出世后,“出污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之荷花精神,乃成历代中国文人骚客精神品格之所求。画荷、咏荷,几乎成为中国传统文人出世精神生活的重要源泉。李泽民先生概莫能外,他画荷咏荷,师清人恽寿平花卉之没骨法;“亟构宋人淡雅一种,欲使脂粉华靡之态,复还本色”(引自恽寿平《瓯香馆集·画跋》)。余观李泽民先生之写意荷花,外师造化,中得心源。《荷塘翠鸟》与《素葩清风》乃夏荷之素洁嫩黄,田间水暖,翠鸟先知,小荷才露尖尖角,出污泥而不染也;《香远益清》、《白荷翠鸟》和《清荷图》乃夏荷之浓荫深绿,夏日炎炎似火烧,翠鸟歌唱鲤鱼肥,夏荷濯清涟而不妖也;《荷塘清趣》、《碧荷生幽泉》和《秋荷图》乃秋荷之枯黄萧疏,秋意盎然万荷枯,莲实藕肥百鸟飞,秋荷燃尽了生命,奉献了爱情!李泽民先生取齐白石之“不似之似”为荷传神,不媚俗,更不欺世,艺术地实践着古人陈郁“写其形必传其神,传其神必写其心”的名言,其画作皆有平淡天真的书卷气和雅气,而无浓墨重彩程式化的匠气与俗气!同时,李泽民先生(号默庐)题《秋塘莲实图》:“忆昔亭亭玉立时,娇容含露展芳姿,秋深经霜花虽少,满塘溢香是莲实。”以诗咏荷,以荷言志,以志抒情。诗言志,歌咏言,厚人伦,美教化耶!

 

李泽民先生师古人,师造化,实践着他在文首倡导的“淡雅清丽迥出尘,平淡天真画外心”的水墨宣言,数十年如一日,不问收获,人不堪其苦,他不改其乐。他突然顿悟:“师古而不泥古,学今而不失自我,要画出符合自己心性的画,就要循序渐进,不能原地转圈,而要螺旋式地上升。‘我之为我,自有我在’(石涛语),顿悟容易渐修难啊!”这是他冥思苦索后的呐喊!我理解,我回道:庾信文章老更成,吴昌硕五十而画,六十而成;黄宾虹六十以后方才功力深沉,一变而为深黑厚重,浑厚华滋;齐白石“衰年变法”创“红花墨叶”。创造个人风格不是轻而易举的事,需要长期的苦心经营啊!李泽民先生深以为然也!

 

大木不生于瘠壤!李泽民先生为人谦和,学养深厚,艺术之路漫漫兮,只要他有屈原大夫披发行吟、上下求索的苦旅精神,在不久的将来,李泽民先生一定会找到一个完整的、鲜亮的“我”,“我自作我家画也”(齐白石语)!

 

最后,余以五代山水画名家荆浩名言赠之:“画者,画也!”

    

(作者系国家民委直属民族出版社编审,中华全国美学学会会员,日本国东京大学亚洲文化研究会会员)

 

 

2008年7月12日于北京 澧兰居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