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主页

长诗 全集湾

1920年,距今一个世纪的时光,那天的阳光;是春天的阳光,如同现在的阳光,心酸而漫长;太阳照在涡河的波上,银鱼的眼睛晶莹发亮

· 教育国学

作者:傅盛夏

1

一棵芽探出地表的时候,春天已经窈窕

大地如瀑布,被织成锦一样,大地一直沉默

1920年,距今一个世纪的时光,那天的阳光

是春天的阳光,如同现在的阳光,心酸而漫长

太阳照在涡河的波上,银鱼的眼睛晶莹发亮

2

涡河的波从不回头,经常行走在急流险滩中

越走越远,有时亲近一下河岸,有时候拥抱

河边光滑的老树根,带走它相守百年的蚌壳

蚌壳是褐色的,只有泥沙思念河蚌柔软的身体

已经成泥,河水激动的时候混着浑浊的泥浆

3

蚌壳被丢弃了,河水带走什么就丢弃什么

能带走多远就带走多远,能丢弃的就立刻丢弃

一部分丢在岸边,很多都丢在了记忆里

泥浆被遗忘在一边,成为黄沙,枯燥的的黄沙

埋着鱼和动物的骨头,渐渐长满了野草

4

很多荒草属于外婆的爹,他奋力的拔草

草在风中舞蹈,摇曳着渺小,被他束成生活

草垛,黄的、黑的、褐色的,拥抱着土墙

外婆的娘在种菜,在每一个季节,种下种子

蔬菜的种子,是她唯一的嫁妆,落地生根

5

土房子,夯土为墙,不仅仅是竖起的泥土

那是他们的婚房,在皖北,在涡河之畔

风雨迅疾,雷电吼嘶,震颤着每一朵河畔的花

在那个春天,外婆像露珠一样到来

外婆的兄弟姐妹,在外婆的身后蹒跚

6

露珠都有一颗月亮的心,明亮又朦胧

一片云彩就能把它遮住,温柔虚无缥缈

外婆的双眸里装着月亮,在梦中发光

月亮升起来,从附近的树林里升起来

树林里黑色的枝条,是捧着月亮的手指

7

那些柴枝,是那样坚硬,扎着她的手,背

那样腐朽干燥,一经点燃即吐出鲜红的火舌

熏黑一切可以熏黑的东西,包括铁的东西

外婆的小手也是鲜红的,在寒冷的空气中

尖锐的刺划破鲜红的手,滴出鲜红的血

8

血的味道是咸的,她尝过,随即按住伤口

河水是清淡的,冰凉的,她也尝过,有些甜

在全集湾,饭要自己烧,地要自己刨

即使在冬天,外婆的额头经常挂满汗水

全集湾,碧波荡漾,只有河水可以清洗伤口

9

河水是冰凉的,也是清澈的,在河水里清洗

手,脚和头发,外婆的内心,简单而质朴

河水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水底有没有神仙

她的手指像胡萝卜一样,泡在水里透明发亮

水温柔的滑过去,吐出了洁白的泡沫

10

外婆的爹喝醉了,带回一只酒壶,歪倒在门外

外婆抱着它,像抱着一个宝贝,到河水边

酒的味道,从壶里冒出来,像花开的味道

她偷偷地把它倒进嘴里,壶嘴儿遮住了阳光

她醉了,像花儿一样满身通红,水也通红

11

酒是流动的帝王,藏着沉默的火种,点燃了

外婆的身体,烧得她浑身发烫,到处是馨香

她躺在岸边,拨弄着水,拨弄着粼粼的波光

酒壶飘走了,香味消失了,在一场梦境之后

一个漩涡连着一个漩涡,火消失在了漩涡里

12

滂沱的大雨,把河面砸出无数的圆圈

雨打到大地上,打到树上,草上,不容躲闪

那些急下的雨,是竖起的河流,没有缝隙

残留在树上和草上的雨,倒像是无数的泪滴

外婆从头到脚都挂着晶莹的泪滴,渐渐干涸

13

枪声之后,爹消失了,甚至没有留下名字

外婆的娘也没了,像一滴水滴进了河里

河坡上,外婆用双手挖着黄土,高高垒起

带着三个弟弟和妹妹,听着远处的炮声

夜暗的河床,只有一片波浪托起了月光

14

三个弟弟和妹妹,和她一起流浪,慢慢成长

外婆紧咬着嘴唇,把他们抱在怀里,仰望着时光

50年后,我也在她的怀抱里哭泣,看她的目光

外婆的面前,有多少泪滴,被她轻轻地拂去

黑夜里仅有月亮在飞,慢慢的飞向黎明

15

雪,带着枪,冷酷的精灵,肆意侵略

一片雪,随风而来,呼啸着,带着子弹

一万朵就变成了魔,把她的木屋压迫得作响

它们占领了整个全集湾,占领了外婆的家园

木房子轰然倒塌,鲜血在流,到处都是

16

什么都没有了,罪恶占领了世界,毫无顾忌

外婆的手,胡萝卜一样肿的发亮,去扒开

贫瘠的河滩,黄沙,淤泥,寻找藏在其中的贝壳

那里还有草的根和菜的嫩芽,还有蔬菜的种子

外婆抱着它们回家,像抱着一团火,抱着希望

17

雪偷走了安宁,黑夜偷走了光亮,寒冷偷走了温暖

就像河水带走黄沙,给河湾留下流血的伤口

不是树木的伤口,可以自我修复,长出新枝

外婆拉着三个弟弟和妹妹,在伤口中行走

那磨得光滑的扁担,挑着外婆空空的行囊

18

全集湾是疼痛的,她也痛彻心扉,迷茫

顺着河水的方向,到处有人捂着伤口在走

黄河决口,黄水奔流,冲垮了最后的河滩

残船,断树,纵横的壕沟,还有骨头

大地像一个漩涡,混合,吞噬,升腾,胶着

19

枪声再次响起,一个弟弟一个妹妹消失了

她翻开冰冷的石头,仍然是冰冷的石头

她拨开激流的溪水,溪水的冷钻进心扉

那开阔的平原没有回音,远山站在远方

外婆少女的心在40年代的时空里,碎成星辰

20

外婆就是那滴露珠,历经寒夜,最终迎来霞光

她在全集湾又盖起来一座木房子,面朝河水

木头的纹理发出木香,窗口上撑着破牛皮

外婆的弟弟,在奋力的劈柴,她在河畔忙碌

老扁担靠在庭院的树上,光滑得像一根梭

21

她心中那些花朵的秘密,终于在春天开放

野草莓黄色的花蕊,野桃树粉色的花瓣,渲染着

碧绿的水面上,静止的阳光融化成舞蹈的鳞片

外婆依旧去洗衣做饭,照看河边的土地

四个季节,像花落花开的循环,没有停歇

22

外婆终于发现了花落花开的秘密,在春天

从种子到花朵,从花朵到果实,是时光的距离

她面朝大地,给每一粒种子,每一颗芽,每一株禾苗

一瓢水,一滴汗,和一锄一锄的力量,伴着阳光

她年轻的手掌磨出了粗厚的茧,磨碎了土壤

23

她也发现了男人的秘密,总是伴着酒与火

弟弟酿起酒,粮食推进酒锅,火在锅下燃烧

酒香飘荡,男人们红通通的脸是酒和火的赤焰

一个男人怀抱着酒坛,陶罐一样的酒坛,来打酒

她睁大了双眼,心里也泛起浓浓的酒香

24

这个男人开始造房子,一座青砖黑瓦的房子

也是外婆的房子,在土房子的废墟上

蜜蜂振翅而来,蝴蝶翩翩而来,喜鹊们成群结队

飞翔的风撞在树枝上摇晃,破碎的波光变得金黄

男人的渴望和女人的梦幻,交织在颤抖的大地上

25

外婆的一生总和造房子有关,似乎成了使命

她的手指感受着房子的冷和暖,泥土的,木头的,砖瓦的

泥土长出苔草,木头长出斑点,砖瓦长出花纹

就像她的头上的发髻,从青丝到泛花,到苍苍的白丝

但是她的手指总是那样有力,绵绵的,像河水一样

26

全集湾,河水带来一切,也带走一切,水是纯净的

燕子和乌鸦在水里清洗过翅膀,牛和羊就在身旁

水生成了波浪,波浪徘徊了顷刻,越走越远

外婆的扁担无数次伸向它们,一桶一桶的舀出来

递给她的爹,递给她的男人,递给她的孩子们

27

清凉的河水从不停歇,每一滴水泛着明亮的光

银鱼的眼睛明亮,水草的茎秆明亮,我幼小的手指

也像透明的胡萝卜一样,全集湾的水在滋养

我被锋利的贝壳割破了脚,血滴在沙滩上

我想开口叫喊,却看到外婆的眼睛,清澈明亮

28

外婆的眼睛,在全集湾,默默的注视着

儿女们沿着她走过的路留下脚印,扁担磨成了梭

在时光里,散发着迷人的力量和光芒

她看到了我的孩子,纯净的也像水滴一样

已经蹒跚学步,在沙滩上留下一排浅浅的脚印

付盛夏,2020年3月初定稿

所有文章
×

还剩一步!

确认邮件已发至你的邮箱。 请点击邮件中的确认链接,完成订阅。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