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urn to site

千里迢迢来池州,只为能当面叫一声“妈”

来自河南郑州的志愿者庄敏,张冬晋,张宇轩一家三口,公休假开车一千多公里,于24号早晨来到池州白洋,到今天28号上午离开。四天里,他们一家只是杏花村里开着车走马观花看了两小时,一直在基地忙着帮助整理和布置美化房间。到今天上午离别前才白洋河里竹排上唱了几支山歌,早餐后到平天湖拍了几张照片。

· 教育国学

来自河南郑州的志愿者庄敏,张冬晋,张宇轩一家三口,公休假开车一千多公里,于24号早晨来到池州白洋,到今天上午离开。

这些天,他们一家只是杏花村里开着车走马观花看了两小时,一直在基地忙着帮助整理和布置美化房间。

到今天上午离别前才白洋河里竹排上唱了几支山歌,早餐后到平天湖拍了几张照片。

小庄是安徽淮南姑娘,远嫁郑州,妹妹在北京。姊妹俩十年前就是天力基金志愿者,这些年,一直关注着,天力基金的发展,QQ和微信多有联系,这次还追随天力妈妈来到安徽池州。

她不叫我阿姨,也不叫天力妈妈,执意要叫“妈妈“!说我千里迢迢来回四天的路程,想看看,你到底生活的如何, 也想亲口喊一声妈!

很欣慰。虽然身居山村,尚不是乡村里的孤魂野鬼。女儿2004年去世,2005年创办少女救助工作室,2009年,创办中国单亲妈妈服务中心,2010年,成立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天力基金。如今,池州市民政局已下文批准成立“池州天力妈妈儿童关爱中心”,手续正在办理中。

整天有人问我忙什么,我轻轻一句“办理成立民非的手续”——有谁能想象出这里多少艰辛多大的工作量和压力。安全措施、消防通道、卫生设施达标……

缺少资金。而在此时雪中送炭的所有人,都是我一辈子都要铭记和感恩的贵人……

最困难的时候已经过去。现在主要是处理文案的工作了。这些文字的排列组合游戏规则是难不住我的。

“匹妇”,离不开网络,通过各种渠道关注着国家的兴亡;

离不开车子,奔波操劳为了公益慈善事业的兴盛;

离不开众多“小宝”,小可爱们让我的心柔软依旧一一除了一群鸡鸭鹅滕,还收留两只怀孕的母猫,生下了两窝小猫。又收留了一只出生才两天这小狗“乐乐”,半夜里,还要喂两遍奶。乐乐吃了就睡,睡得太久,变换着各种姿式,一次半夜醒来睡眼朦胧中看见这宝贝四脚朝天仰睡,担心他不是还有呼吸,用块小布包了捧在手心,而这灵性很高的宝贝竟然不肯一个人睡觉,小脑袋直往我怀里钻,我不敢动怕不小心压死了,幸福地感受到他心跳才放心

,

我原是北京《大众科技报》主编,又是一个单亲妈妈。我从小近乎残酷地将女儿戴天力打造成自己心目中的高贵精英,并为女儿规划好了未来人生道路。这看似是爱,但却让女儿戴天力成了自己的影子,难以做回自己。叛逆地女儿为了追逐爱情和自己的梦想,毅然和我决裂,岂料被一个错爱的男人结束了如花般绚烂的生命,独留心碎的我在人间垂泪。


    我坚强地擦干眼泪,开始深刻地反思自己的教育方式,开始搜集女儿生前的日记和资料,写成小说《爱折腾的女人》,出版了画册《有一种爱,不能等待》,奔走于各大高校开展演讲;为了让更多人了解女儿和我的故事,她还建立了女儿结的网站,并拿出毕生的积蓄拍电影,虽然在拍电影的过程中被人骗了十多万,但我依然坚持又举债,将女儿的故事拍成电影《失落的母爱》。


    如今,我又有新的想法,就是把自己余生所有的价值都来回报社会,让女儿的生命延续,于是我萌发了建立单亲妈妈服务中心的想法,您也许不是一个单亲妈妈,是一个孩子,是一个孩子的家长,是一个公司的职员,是一个企业的高管,是一个争创自己事业的拼搏者,是一个事业已然有着落的成功者,无论是哪种情况,您走进这个天地本身就已经证明了,您在关注这个社会,在关注这个社会人性的成长与变化,也愿意为着这个社会避免更多美好的陨落而做一些有益的实践,也许 一个人的力量是弱小的,但是这个单亲妈妈服务中心却是一个集体,就有无穷的力量,既而从对女儿的缅怀扩展到对整个社会的责任做到更大,更愿意呼吁社会更多的人一起来参与到这样一个社会责任承担的大队伍里来。


    我无意积累更多的财富,女儿是我的全部,女儿走后,我用自己的力量帮助女儿承担起本来应当由她来承担的社会的责任,因此就成了我的全部。我只是期望在更多的人支持与努力下,透过这个单亲妈妈服务组织,能有更多的人参与到其中来,甚至是在我也离开这个世界之后,这份事业依旧甚至更为壮丽;你可以是人力的付出,可以点子的支持,更愿意你成为我们的志愿者,一切取决于大家共同的努力与诚心的支出,因为我们永远相信,世界的明天更美好。

女儿不幸离世后,一般女人可能会永远沉浸在悲伤中不能自拔。她却不一样,女儿离开后,她化悲痛为力量,变卖房产以女儿的名字成立慈善基金,从此开启了生活的另一种状态。她就是家喻户晓的“天力妈妈”吴红雅女士。昨天,吴红雅女士来到扬州,为一个慈善项目寻求合作,并意图在扬州打造新的基地。

女儿遇害让这个单亲妈妈成了失独母亲

今年58岁的吴红雅,看上去要比同龄人多一份苍老。但是谈吐间,似乎比所有人都看得开,仿佛是个一生平淡安逸的女人。而实际上,吴红雅的这一生,比大部分人都过得坎坷。因感情不和,女儿出生后不久,她就和丈夫离了婚,成了单亲妈妈。到了2004年,再度遭遇人生的大悲剧,21岁的女儿因感情问题,被男友害死。当时的吴红雅悲痛欲绝,甚至有过轻生的念头。

吴红雅介绍说,女儿出事前,曾打电话向她求助。遗憾的是,而时任大众科技报主编的她,因工作太过忙碌未能及时相助,这也成了她一生中最大的遗憾。女儿去世后,吴红雅开着车子,一路寻找女儿的足迹,并自费出版画集《有一种爱不能等待》来纪念女儿,也正是这一本画集开启了吴红雅的慈善之路。

散尽家产做公益,只为了其他单亲妈妈活得更好

尽管身为大众科技报的主编,但吴红雅的那点收入根本就没办法支付高昂的慈善支出。不过,她并没有因此泄气,还筹资拍摄了以女儿故事为原型的警示故事片《失落的母爱》,先后帮助了数百名“80后”女孩和单亲妈妈。为此,她也付出了很多,积蓄和工资早已投给了慈善事业,还把老家的房子卖了,为了成立“天力基金”甚至将最后的栖身之所也变卖了。

女儿走后这几年,吴红雅一直在做着公益事业,到了55岁那一年,眼看着离退休年龄不远了,焦急之余她开始筹划更大的计划。这一次,她把北京的房子变卖了,用这笔钱作为启动资金,成立了“天力基金”,挂在中国妇基会下面,开始了更为长远的慈善之路。

“基金成立以后就可以公开募捐了,这样就能帮助更多的单亲妈妈。”吴红雅的理由很简单,卖了房子就是要让单亲妈妈活得更好。

她的新慈善计划:在帮扶中传播国学

“天力基金”成立之后,吴红雅又先后在全国各地建立起10个帮扶基地,还亲手在老家安徽池州的宅基地上建起了一个白洋基地,用于帮助留守儿童、单亲妈妈以及留守妈妈。假日的时候,会有一些志愿者过去,给孩子上课,教他们弹琴、画画。

“那些孩子家庭教育缺失,给他上上国学课,学学古琴,能让他们提高点知识涵养,也能颐养性情。”一开始,吴红雅把女儿的钢琴搬到白洋基地,让他们学习,但钢琴过于复杂,很难学会。一个偶然的机会,吴红雅发现,古琴的韵律非但容易学会,还能让调皮野性的孩子瞬间安静下来,帮助他们提高国学涵养。而对于单亲妈妈,学习古琴也能够让她们慢慢变得心平气和,渐渐放下精神重担投入新的生活。因此,她有了新的计划,要给基地的单亲妈妈和孩子们开办一堂古琴课。

偶然开启了慈善之路

“画集出来之后,有人要我就送,一分钱不要,还要贴快递钱。”吴红雅介绍说,自费出版的画集很受欢迎,第一次印刷6000册被索要一空。后来,吴红雅做了一个电子版的画集,让更多的人通过网络阅览。之后,这个陈列电子版画集的网站,又在《中国妇女报》的帮助下,改建成中国首个单亲妈妈网,网站上经常有人向她倾诉、求助。吴红雅索性成立了一个工作室,还开通了热线,专门帮助疏导、解决女儿和妈妈的问题。

供稿:吴红雅、《扬州时报》记者宋体佳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